中国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现状

2018-10-27 18:05九艺网 241 0

    本期嘉宾是:

  独立动画人“老蒋”

  独立动画人“皮三”

  国家动漫产业网研究员宋磊(兼任主持)

中国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现状


  从左到右:宋磊,老蒋,皮三

  “独立动画人”的称谓,让一些导演感受到一种尊严

  宋:今天特别想跟二位探讨一下有关中国独立动画人生存现状方面的问题。因为我们作为研究者或者媒体,说到底还是局外人,而两位都是有着切实的从业经验的。所以首先想请问两位的一点就是:什么是独立动画人?您是否认同自己是个独立动画人?

  蒋:我们应该都是独立动画导演。

  皮:对,因为没有更好的称号。“独立动画”其实就是借用了“独立影像”的一个概念。但是独立影像可能有一种独立制片的感觉在里面,独立动画可能还到不了那一步,更多的就是个人小作坊式的一种生产方式。

  我觉得“独立动画”更多的是一种态度,就是一种独立的精神。独立思考、独立创作、独立判断。这是一种起码的对创作态度的描述。不是依附于某种事物,或者投靠于某种价值,或者获取某种利益。

  宋:也就是说,独立动画不是指的这个人一定是脱离其他公司的一种状态,而是说他的创作精神是独立的。那是不是现在我们院校的学生,他们也都可以叫做独立动画人?

  皮:“独立动画”不用非得界定得特别清楚,说谁是谁不是,到什么标准就是。我觉得只要有独立创作的欲望,而且有作品,都可以叫独立动画人。我可以告诉你谁不是,想《喜羊羊和灰太狼》这样的就不是,因为它完全是一种商业化的操作。

  宋:商业性是区别“独立动画”与其他动画的一个要素吗?

  蒋:我觉得商业不是。

  皮:商业倒不一定回避独立的创作精神。我说的《喜羊羊和灰太狼》不是独立动画,是因为它不是以创造一种全新的艺术样式为出发点的,而完全是出于商业的考量,它的产品性更强。这个问题探讨起来其实挺有意思,有些片子你分不清它是不是独立动画。比如你说《红高粱》是独立电影吗,但是《英雄》肯定不是。你说《疯狂的石头》是独立电影吗?好像也不是,但是里面却有着很多独立思考的精神。

  宋:我的一个感受是:比如在文化圈,一说起“知识分子”,好像知识分子自己对这个称号有一种骄傲自豪,甚至有一点孤芳自赏的感觉。我不知道在动画这个领域,当一个导演,比如说您二位,一说起自己是“独立动画人”的时候,有没有点自豪的感觉,或者是种什么感觉?

  皮:你说自豪可能也谈不上,当然也不会有自卑。我觉得我们需要做一些活动,来让大家把这个身份认定搞清楚。“独立动画人”这个称谓,其实是让一部分导演能感受到一种尊严。这个社会目前认定尊严的标准比较简单,就是有没有钱。比如做游戏的可能就觉得比做动画的有尊严。这种价值观是一个现实,我们必须客观面对它。

中国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现状


  从独立动画转化到商业动画的机制,目前国内还没有建立起来

  宋:我了解国外的独立动画的体制是比较发达的。很多学生毕业以后没有进入主流公司,而是自己创作,然后通过比赛获奖得到承认,吸引投资商的注意。在我们国内,目前这种包容独立动画人,以及让独立动画人通过某种渠道获得艺术价值背后商业价值的实现的机制,好像还不太健全。

  蒋:我觉得独立动画还是不能有太强的商业性。

  皮:我们的文化氛围好像跟外国还不太一样。外国的独立动画很多是一些导演,因为不满于成熟的商业动画氛围,觉得整天做那个没什么意思,于是故意做出一些违背主流价值观的独立作品来。我们国内的情况跟他们是满拧的,商业动画几乎不存在,因为整个能盈利的动画产业环境还没有建立起来,在这种情况下,独立动画的生存空间更小。

  宋:独立动画在资金筹集方面是一种什么情况?是自己投钱,还是有投资机构?

  蒋:像《泡芙小姐》这个系列好像就有投资吧。独立动画这种东西,还是得稍微有点卖相,才会有资金介入。

  皮:少,主要还是自己投资,可能90%都得是自己投资。我认识的独立动画人大部分都是靠自己,因为他必须要脱离开一些利益的纠葛,除非是那种基金会投资,它的钱就是用来让你玩的,即使这样还需要有严格的题材审核。

  宋:那就是说在创作独立动画的时候,您一点都没有考虑后面的商业化问题么?

  蒋:不能考虑。

  宋:那独立动画人靠什么活着啊?

  蒋:比如说靠做一些商业广告等等。

  宋:也就是说,独立动画人不是只做所谓的有独立精神的“独立动画”,而是用一些商业片的项目来养自己的独立动画。

  蒋:对。而且我觉得独立动画对商业动画是特别有必要的一种根基。这几年比较成功的商业动画,它里面的那些表现形式,最早都是出现在独立动画中的。比如说像“海绵宝宝”,虽然是给小孩子看的商业动画,但是它那种方形的造型方式,在原来的主流动画中是没有的。相反在独立动画中这么“玩”的人就比较多。

  皮:还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你说现在艺术环境比较好,有些搞艺术的人就可以通过那些卖得掉的油画去养活他那些卖不掉的作品。但是动画的这个生存环境是比较差的,一个人很难通过他卖得掉的动画去养活他的独立动画。或者说,这么做太累了。相反,如果环境较好,可能独立动画的生存空间就会大很多。比如日本,当初一些风格很另类的漫画作品现在也变得很主流了,像《黑客帝国》这样的作品原先不就是一些独立动画或者独立短片么?这么一个哲学命题其实是很小众的,但是它有一个很好的商业氛围,于是它就成了一个很牛的商业大片了。但是这种转换在今天的中国还不可能实现,动画从商业动画那里都孵不出蛋来,还能向你独立动画要蛋么?

  宋:我听您的意思,您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独立动画能转换成热卖的商业动画的。

  皮:个人情况不一样。“老蒋”就是一个作者型的,“老蒋”工作室就是要完成作者的一个创作理想。可能我慢慢趋向于做一个动画公司的感觉。我是希望自己的动画能有传播力,当然这并不代表好的动画都是有传播力的。有些很小众的片子我也很喜欢,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片子成为一个很小众的片子。

中国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现状
中国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现状


  没有网络,就没有独立动画

  宋:无论是“老蒋”的崔健系列,还是“皮三”的“泡芙小姐”,而且我们还可以追溯到更久以前的Flash动画时代,我们会发现Flash是独立动画一个主流的表现形式。这种形式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靠网络传播。从今天来看,网络是否依然是独立动画最主要的一种传播途径?

  蒋:我觉得从播出角度上来说,网络几乎是独立动画独一无二的播出途径。

  皮:你这种说法我深有感触,呵呵。

  宋:我一直对网络有一种担心就是,当它太过发达的时候,会不会面临一种更为严格的管制?所以假设一下,虽然这种假设目前还不太成立,如果我们的网络被严格地限制住了的话,是不是独立动画就没有生存的土壤了呢?

  皮:那将是独立动画的一个悲剧,呵呵。

  宋:那外国的独立动画是否也是如此强烈地依靠于网络媒体呢?

  蒋:外国独立动画可以在电视上播放。它们有电视频道来播出独立动画,它们的独立动画跟纪录片很像。

  皮:电视、电影、DVD,还有各种电影节,都承担了传播独立动画的角色。

  宋:就是说,渠道的丰富还是我们应该倡导的一个东西。

  皮:独立动画从网络起家,除了利用了网络的传播快速广泛这些特性以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可以第一时间获得观众的反馈。你可以不在意别人的评论,也可以很在意别人的评论。有些网友真的有真知灼见,比你想得可能还要多、还要深。这个时代对于影像导演来说,不接触网络几乎是不行的。虽然你不能完全依赖于网络的互动交互性,因为完全依赖的话你就没有主体的创作自由了,但是你如果能了解网民的想法的话,比以前可以说获得了更多的直接而一手的资料。

  比如《泡芙小姐》的系列,优酷网每次就会给我发分析数据。这些数据你可以反省,也可以不反省。但是我觉得这些数据对于我的创作是有帮助的,比如在商业上我可能会关注观众的年龄分布、职业构成、受教育程度等等。

  蒋:你这已经完全是广告主的思维了(笑)。

  皮: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的。比如我面对大众的《泡芙小姐》有80%的好评率,20%的恶评率。但是我的另一个恶搞系列“哐哐”几乎是100%的好评率。

  宋:为什么好评率如此高的“哐哐”没有运作起来,反而是《泡芙小姐》现在越来越有名气了呢?

  皮:你告诉我怎么运作“哐哐”吧,呵呵。

中国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现状

  蒋:“泡芙”现在就是广告植入,这部片子的主题就是都市情感这种,广告主还能接受。“哐哐”这种怀旧的,恶搞的,还有点暴力的,广告主怎么玩啊?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广告文化环境特别单一,都是那种好的,稍微有点创意的就容纳不下。

  皮:“哐哐”我本来的设想是建立一个社区。通过社区积攒人气,做线下活动和周边产品。但是这个东西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就是,你得有较大的前期投入。在日本,这是一个各司其职的系统在运作,在中国都得我一个人去打理。我要做杯子,得先找印厂去印,再找地方卖。淘宝上一个杯子卖10块钱,运费15块,谁会买啊?就是你会遇到渠道、物流等很多无法支持的要素。即使现在给我50万元做这些东西也很难,因为还有盗版,我们的环境其实还不足以支持创意产业发展。

  宋:回到网络和公众反映的那个话题,“老蒋”对观众的看法有什么态度?会关注么?

  蒋:我不太关注,因为我做的不是商业的东西。而且我现在做的一些片子,也不放到网上去,我觉得这种传播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我做一部片子就是为了“玩”,我觉得独立动画人就是这样一个本真的状态。

  皮:我觉得每个独立动画导演都应该找到自己不同的价值,“老蒋”的价值我是非常理解的。甚至比他更晦涩的价值我也可以理解。只有一种多样性,才有意思。大家都做商业片,聚到一起就只能聊钱、聊点击率了。只不过,好的环境可以让所有人都活下去,发展下去。

中国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现状
痛并快乐着,独立动画人的生存状态

  宋:说到“活下去”,我特别想知道作为独立动画人的二位,现在的生存状态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是怎样的?高兴还是忧郁?

  蒋:独立动画人就是独立的,做商业片的时候我很难受,做自己的片子的时候很幸福。

  皮:我俩原来很像,“老蒋”是往安静的方向走,我喜欢热闹一些,需要释放。

  宋:通过跟二位交流,确实我也感觉现在两位的状态差别挺大的。“老蒋”可以说是快乐并痛着,“皮三”是痛并快乐着。因为“老蒋”做独立动画时肯定是快乐的,但是内心深处可能确实有艺术家那种无法与商业社会相融合的孤独的痛存在。

  皮:呵呵,我觉得我们都挺痛的。我其实是“被逼”地走上了偏商业动画的道路。因为我选择了团队的生活方式,而我又必须得让这个团队活下来。

  宋:今天非常感谢能和二位独立动画人进行交流,了解了一些独立动画人生存的状态和真实的想法。独立动画应该成为商业动画之根基,这是动画发展的规律。我们也需要越来越多的独立动画人诞生,只有这个群体的扩大才能给每个群体内的成员以支撑和希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九艺游戏动画论坛 ( 津ICP备2022000452号-1 )

GMT+8, 2022-1-27 06:45 , Processed in 1.04096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