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独立游戏 >
独立动画 >
独立音乐 >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B33-11-23 亲,我想说,假如你想要赚钱,请务必认真花5分钟看完 ...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B33-11-22 亲,我想说,假如你想要赚钱,请务必认真花5分钟看完 ...

苏州赞歌招聘啦,快来点进来看看

2D游戏动作师 5k~12k 岗位职责: 1. 根据项目要求,负责游戏项 ...

Unity3D自带功能:地形(Terrain)

Unity3D中的地形类似于Maya中使用置换贴图来变形高段数的多边形 ...

苏州赞歌急求3D手绘角色,3D动作,资深次时代,资深原画

我们是谁? 我们来自“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是苏州手绘3D ...

Adobe Photoshop CC2018 已停止工作

点击桌面PS图标-右击-打开文件位置(PhotoshopCC2018的安装目 ...

外媒:突然凉凉的《行尸走肉》开发商给同行的5个教训

9月底的时候,美国加州的剧情向游戏公司Telltale突然裁员90%以上 ...

任天堂回忆录:被时代遗忘的先驱者

在追踪任天堂和SEGA历史时,很容易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细节:第三代 ...

音乐游戏真的很小众么?

音乐游戏,一个核心人群少、排外感强、研发难度大、盈利能力低的 ...

从游戏中学设计(一):诱导充值,游戏中的惯用套路

游戏,是人类文明的最基本组成部分之一,已知的最古老的数字游戏 ...

作者: 583261986
查看: 796|回复: 19
搜索

more +最新主题Download

more +社区更新Forums

more +随机图赏Gallery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苏州赞歌招聘啦,快来点进来看看
Unity3D自带功能:地形(Terrain)

more +文章更新News

[娱乐圈] 如何评价低苦艾乐队?

[复制链接]
583261986 发表于 2017-12-25 20: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796|回复: 19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09年因缘际会(主要是没钱有时间…),我看了不少乐队的现场,既有音乐节大舞台串烧,也有Live小场地专场:Subs、痛仰、22cats、AK-47、重塑雕像的权利(一年看了两次...)、山人、逃跑计划(那时没现在那么红...)、万晓利、谢天笑、张老板...夹在这一众大牌中,当时的低苦艾的确不算夺目,而且《兰州 兰州》的发行还得等两年后呢...

虽然低苦艾是一支“民谣”乐队,却不是地铁入口处的吉他扫弦派歌手——在如今豆瓣音乐人一水儿“民谣”标签的情况下,“民谣”快成黑了喂...低苦艾的四张录音室专辑有着统一的风格:实验、氛围——有评论说低苦艾有迷幻色彩,不过我觉得这种迷幻色彩不够浓烈,也可能我喜爱的迷幻是另一种吧——对于一支旋律性不算突出的乐队,我也只能用这些词了咳咳...低苦艾更偏向民谣摇滚那一路,使用大量电声乐器,歌曲长度很少低于5分钟,期间有大量器乐演奏段落,这有利于“氛围”的营造。除了个别之作,歌曲旋律性一般。举个例子,《大圣》这首歌让你眼前一亮,是因为它提供了抓耳的旋律段,还是独具新意的器乐编排?如果你对“上口”旋律有特别要求,喏,这有一张好妹妹乐队的《南北》,一定能满足你的需要(众:为毛我大好妹妹乐队又躺枪了!?

当年听首专《低苦艾》,第一印象是:咦?怎么听出痛仰在《不要停止我的音乐》中《异乡》的赶脚?这压抑平淡的旋律,这电声器乐编排...其实这一感觉并不确,因为《低苦艾》发行在前,而我听《不要停止我的音乐》在先...刘堃和高虎的音色相似,两人又都带北方卷舌口音,特别是在刘堃的念白段落,导致我经常出戏...当然,《低苦艾》的旋律性比不上《不要停止我的音乐》。专辑的实验性,体现在《门(live)》这首歌中,带有大门乐队名曲The End的意味,后来一翻介绍:“献给The Door乐队和全世界的60年代。”怪不得咧~~不过刘堃的“大中华西北地区”英语口音又导致我出戏...

乐队签到“高端大气上档次、简约时尚国际范儿”的兵马司后,在继承首专的风格的同时,也有微妙改变。在首专中,歌词为了追求与众不同不落俗套,意象的刻意堆砌有点走火入魔。当我看到“ 挥舞打碎的手鼓,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为这个夜里,撵上了姑娘的淫棍”这句歌词时,内心便有“这位大哥您真的没其他词儿能写了吗?”的吐槽冲动...到《我们不由自主的亲吻对方》,歌词开始言之有物。到《兰州 兰州》,已经有“可现在我只想紧握你的双手,和你的苦难在一起”这样的大白话了;而且,歌词居然有韵脚了耶!...而旋律性,从《我们不由自主的亲吻对方》到《兰州 兰州》有稍微(只是稍微)的流行化改变。比如《清晨日暮》和《红与黑》的副歌部分,如果交给某华语乐坛著名乐队演唱,可能大家又要陷入“XX到底是不是伪摇”的争论中...

2013年低苦艾仅用两年时间便推出《守望者》,这个发片速度算快的了(Carsick Cars!看看你的同门!再看看你自己!)。《守望者》的风格偏向《我们不由自主的亲吻对方》,歌词又出现意识流的倾向,也没有旋律流行的作品(感觉乐队这次刻意回避旋律流行化)。似乎在失去具体指向后(《兰州 兰州》的创作是依托于一座城市),歌词创作就“不接地气”了。豆瓣有人说“这是痛仰的专辑写上低苦艾的名字”,非也非也。如今当我们说“痛仰”,我们说的是《西湖》、《安阳》、《公路之歌》这样的旋律神曲,但是很明显,低苦艾不是这一路的。其实各位应该意识到,在签约兵马司后,低苦艾就立足国际,而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土摇乐队”了(从早期乐队致敬The Door的歌曲也可看出乐队颇具国际视野)。所以,虽然刘堃的西北口音仍在,乐队身上的“泥土味”和“西北味”逐渐减弱乃至消失。相对而言,痛仰依然带有“土摇”特色(这里“土摇”不是贬义词,大家别激动)。

接下来说说我所认为的不足。你看,低苦艾的多配器氛围营造是长处,所以千万别再走Acoustic guitar路线了——对,我说的就是《小花花》、《小草草》、《小树树》这类歌曲。平淡的旋律+简单的配器+缓慢的节奏,整首歌毫无记忆点,听得人想碎叫,论效果还不如地铁站入口的吉他扫弦派歌手。这不是自暴其短咩?

另外,我个人觉得低苦艾的迷幻味不够,”飘“不起来。这不光是因为刘堃的唱腔。乐队会用到口琴、弦乐、小号等其他乐器,但几乎不使用合成器,主配器还是摇滚三大件。合成器可是塑造迷幻氛围的大杀器,今年靠单曲Song for Zula红了一把的乐队Phosphorescent也大把大把的采用合成器。另一种办法,像Kurt Vile和Cass Mccombs开大混响制造空旷感的迷幻效果,走氛围guitar-pop路线;第三个办法,像近两年冒出来的新迷幻乐队那样在吉他上作文章,“太空摇滚”、“六十年代复古迷幻”,随便你怎么称呼吧,反正就是往那个效果上靠——显然,低苦艾也不走这条路。

总之,虽然我不是低苦艾的粉丝(咦?为什么最后要拉一下仇恨...),但低苦艾态度诚恳,没有刻意取巧。抛开”能力“不谈,态度真的很重要啊,如今在”民谣“这个标签下取巧的人太多了——我可没指名道姓说是好妹妹大家别乱猜吖(欲盖弥彰状...低苦艾并不打算走流行化的道路,在我看来略为遗憾,其实就算他们真的写出一张类似《不要停止我的音乐》的旋律化专辑,效果应该也不俗。谨慎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eqwov 发表于 2017-12-25 20: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低苦艾现场,觉得是很性情的人。大概来自兰州那儿的乐队都有种豪迈的感觉吧。
前段时间不是巡回演唱会吗,就有个在重庆读大学的兰州人,他的女朋友托刘堃给他带了封信,刘堃直接叫他上来读,信的内容就是很平凡的我想你呀什么的,受不了重庆与兰州的距离,很朴实,可是现场大片大片女孩都哭了,还有个一直哭哭啼啼到演出完。刘堃在男生念信的内容时点了跟兰州,站在一边看着他,微微笑着,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等男生念完了,他接着抽烟就开始唱小花花。真是很性情中人。照相的时候也是很自然,完全没有什么架子。刘堃就是低苦艾的灵魂人物,人很低调。
想到曾经这么近距离接触过,给我的感觉就是,离你很近,也离你很远。
圣诞节在他微博上看到小花花的吉他谱,也一直在练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陶勾 发表于 2017-12-25 20: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萌死了的乐队我会乱说~~~因为他们有小树树~~小花花~~小草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uhk 发表于 2017-12-25 20: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的音乐像一壶刚烈的西北老酒,甘醇清冽,后劲十足,捕捉着对生命脆弱的美态,打量这个世界目光明敏,细致入微,有一种深邃掩藏在诗化的语言和音乐后面,互相密而不宣却又和谐无痕。如果能从他们的音乐中打捞到清洁与美,你就发现了那个从现实的虚幻转向内心真实的拐角处。
cI8CGTUXtETR8NRf.jpg



    低苦艾乐队于2003年在兰州成立,中国民谣摇滚的开山乐队之一,成员为主唱刘堃,吉他周旭东,贝斯席斌,鼓手窦涛四人组成,现为摩登天空旗下乐队。   

QhXHIQqX3x3o8kLc.jpg



    代表作有《兰州 兰州》,《午夜歌手》,《红与黑》,《苦艾酒》等,深受歌迷喜爱。乐队取名低苦艾意为,荆棘丛中背芒而生的苦艾草,生长在低处,离土地更近。他们的音乐理念与人生理念相通,做真实的人,做真诚的音乐,忠实自己,忠实音乐。
oMr3yhSMw35D35Oz.jpg



    对于代表作品《兰州 兰州》,不得不说实在是太好听了,要不是因为这首歌,我可能不会去在意这支乐队。虽然没有去过大西北,但每次听到这首歌,都让人心动的幻想连篇。幻想着大西北的广阔和苍凉,幻想着乐队宽广的胸襟和低调的心态令人感动。

    2011年这首歌走红,在很多年轻人心中掀起了一股由漂泊生活向精神家园回归的热   潮,我想这应该就是这首歌曲创造出来的意境吧。从大学毕业就来到大城市工作,       虽然离家不是很远当然也不算近,但一直有颗漂泊无定的心。

    在乐队成立之前,主唱刘堃和柿子在1999年成立过叫“唇锈”的乐队,偏民族风格。直到2003年更名为“低苦艾”。
WhKxSw2QslCwrywS.jpg



    低苦艾和李志团队关系走的非常近,源于刘堃和李志私交甚好。刘堃更是李志的歌迷,从某些方面来说,李志对于刘堃的影响还是蛮大的。李志的那首《定西》,歌词中关于“是否会给你刘堃的电话号码”,现在已经成了网络段子。

    另一首同名专辑主打歌《午夜歌手》是低苦艾对自己不忘初衷的精神要求,现如今很多独立音乐人走红,被大众熟知认可,却没有清醒的定位。同时,他们也在用这个词批判如今独立音乐存在的乱象。
Aj1HrZ3uD5zDUSDu.jpg



    民谣需要这样的人,虽然他们已经红了,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做音乐的态度,也不会刻意取巧。希望低苦艾乐队一直保持这种低调认真的民谣态度,不要在乎世俗之见,越来越好。

欢迎关注公众号:一路有民谣

微信号:ylymy365
http://weixin.qq.com/r/0D_MlFbEVgsprRL392rC (二维码自动识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avidzen 发表于 2017-12-25 20: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唇锈”,成立于99年的兰州,成员以刘堃和柿子为主。风格偏向低调,迷幻,有较强的实验与民族色彩。后乐队几经变动,于2003年更名为“低苦艾”,风格沿袭了低调与民族,编配加入了埙,木鱼,词牌铃等大量的民族乐器及丰富的采样,强化了音乐氛围的营造,作品日臻成熟。参加了大量演出,并举办了数场名为“半山雾”,“迷楼”,“靖节先生”等为主题的专场演出。演出中伴随与主题相扣的行为艺术作品,拓展了现场演出空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出风格,同时积累了丰富的演出经验。
以上是较早对此乐队介绍,比较中肯。但经过人员和风格的改变。人们熟悉的是现在较有名气的低苦艾。《兰州,兰州》让他们大火。演出也多了。

《我们不由自主的亲吻对方》之前的ep,专辑很有特色。以上有说。他们还有首致敬大门的歌。

如果跟野孩子,苏阳比我最喜欢原来低苦艾做的东西。我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东西算不算民谣。以前的大致是偏冷;有实验,迷幻的东西,歌也不是那种朗朗上口的东西,着实的有点儿意思。 值得咂摸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eqwov 发表于 2017-12-25 20: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把一串葡萄放到一个瓶子里面,放十年,它有可能变成葡萄酒,也有可能变成某种……物质,就我们,肯定会变成葡萄酒的。”——张玮玮

《我们不由自主地亲吻对方》—低苦艾

eV8J6Zb96z95vR2s.jpg


有些歌,在几年前听的时候还不堪入耳没有任何旋律可言完全是噪音,但几年后,竟然变成旋律优美琅琅上口单曲循环百听不厌的神曲,低苦艾就是这样。
我第一次听到低苦艾大抵是在2008年左右,或者更迟或者更早,我已有些记不清。那时我对音乐的审美差不多只固定在“激烈的反政府反传统反一切主流的摇滚”“娓娓道来专门用来表达理想和爱情的民谣”和“好听但注定逼格不高的流行乐”。恰巧,在听到低苦艾的时候,因为他既不摇滚也不民谣更不流行,所以被我归入了垃圾乐队的行列。并且因为第一印象的缘故,在听到李志反复吟唱刘堃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也并没有惊觉这其实是上天的一种暗示从而继续拿起耳机听低苦艾低沉到地狱的音乐。
再次回头,我会惊叹,因为犹如狗屎一般的归类方式,我竟然错过了一支这么优秀的乐队,并且还错过了这么久。一只到2016年,我才再次偶然间听到了低苦艾。好吧,沉溺是必须的,这支乐队理应得到这一切,应该得到爆满的现场,应该得到十几万二十万张的数字唱片销量,应该得到电视热播音乐栏目的翻唱,应该得到他们理应得到的所有荣誉。
我向来认为,原创音乐人,作品应该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风格这种事,对一个原创音乐人来讲是个很高的要求了。大部分歌手其实都可以做到自己的歌声有辨识度,稍微听过一点歌的人都可以听出哪个是田馥甄唱的哪个是梁静茹唱的,但大部分音乐人都做不到让听歌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谁谁谁写的歌。很多音乐人的创作其实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没有自己的审美风格,没有自己的个性标识。在这方面做的好的有声音玩具,还有声音碎片,还有木马,当然汪峰也算,但汪峰已经达到了几乎所有的歌都一个味道的程度,不过即使是这样,那也是好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低苦艾是有自己风格的。
相较GALA的青春无忌,木马的躁郁炫丽,反光镜的阳光活力,声音碎片的忧伤灰暗,低苦艾的特色就是压抑平淡。是的,让你无法畅快地喘口气的压抑。自带阴影的吉他,缓慢厚重的鼓点,抑郁的声音,媲美后摇的繁复的器乐搭配,张口就让周遭景色减少50%明亮度。就算开始喊起来,也只是毫无底气的“哎~”,只是已然绝望的呐喊,妄图用这些喊声来带走自己的痛苦和失望,或者说这些呐喊只是敷衍应付的差事,彷佛喊完便觉得对得起自己的好像曾经努力过喊完后便心安理得开始接受命运给自己的安排。
没错,这就是低苦艾,张口瞬间彷佛这世上已经死了一个人。
可是,我爱的不就是这样的低苦艾吗?我们的生活哪里有那么多青春无忌?哪里有那么多阳光活力?哪里有那么多躁郁炫丽?我们的生活不就是平淡和压抑?怅然若失的歌声是我们生活的最好注脚。
《大圣》—低苦艾乐队
另外,中国的很多乐队都喜欢“孙悟空”这个意象,好像这个大闹天空的爷的反权威的最佳形象代表,但事实上,大圣的结局正预示了反抗权威的最有可能的结果。
是吧,我们都是孙悟空。
————————分割线————————
每次当我发现以前不好听的歌突然好听的时候,我就会窃喜是不是我的审美提高了?然后我就会心怀期待地拿出左小的地安门,忐忑不安又满怀希望地戴上耳机,然后发现……还是完全无法听下去……好吧,看起来审美还是不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萍。 发表于 2017-12-25 20: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18、9岁时候偶然看见李志唱《他们》的视频,这首歌的歌词完全迎合了处于青春期末尾的我的口味,于是我在一个很长的时间里都在寻找李志的信息并且在个人每个社交网络都截取他的歌词以示自己独特,后来搜索到一个网友的评论:说以城市为中心的歌都好听,就顺着线索查询关于各个城市的歌,搜索到了《兰州兰州》,就着歌抽了三颗烟,感觉迷幻大了,跟呼叶子似的,虽然没呼过,但是感觉好牛逼,这个过程我一直在听kasabian的歌。

然后去北京迷笛玩,因为琐碎的事情跟女友吵架,吵架的背景是大合唱《兰州兰州》,我在兰州兰州的嚎叫中听见女友破天荒的说了一句鸡巴,这比钻塑料袋里抽三颗烟还要嗨。接着是在上海迷笛,我抱着女友,还是之前那个,完完整整地听完《兰州兰州》。兰州这个城市简直梦幻死了,想马上辞去工作去兰州发展,结果兰州的PM2.5比天津好不了哪去,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懒得去研究音乐类型与技能,只是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里喜欢某个特定的歌或者乐队,而低苦艾恰恰出现那里。也许过一两年我会去喜欢其他乐队,那能怎么办呢,对于一个射手座,O型血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opsscala 发表于 2017-12-25 20: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听第一张专辑《低苦艾》和第二张《苦艾酒》时,我曾经以为低苦艾是21世纪中国最棒的民谣摇滚,至少是最有潜力的,虽然在技术上还有待发展,但风格和野心已经沿袭了老一辈如唐朝、超载的传统,有望开创新的时代。
    就在我翘首盼望他们做出更多更优秀的专辑时,出现了《五指EP》这张专辑,准确的说是在他们的豆瓣音乐人主页上出现了《谁》和《我们不由自主地亲吻对方》这两首DEMO。
    和最高答案所述相反,我认为这两首歌与前作相比,风格出现了明显的变化,诗意的歌词被无病呻吟和烂俗情爱所取代,旋律也变得简单重复,过去配器丰富、旋律风格鲜明、歌词既有想象力又具悲悯心的特点一去不返,如《挽歌》、《张开冰冷的双臂跳跃》、《苦艾酒》等。
后来又出了《黄河上游》、《兰州》,他们仿佛迷失了方向,或者是尝试不同形式的实验作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在越来越往“流行摇滚”转变了,再后来,也就是2013年,不堪入目的《守望者》出现了,他们彻底媚俗堕落,开始用标签和话题做音乐,我明白,当年我想象中的低苦艾,已经彻底死掉了。
PS:个人认为《谁》虽然不是我的菜,但还是要说一句:最好的版本是第一版DEMO。
PPS:《低苦艾》专辑中的《温柔的碾碎》才是最具实验性的作品,酣畅淋漓。

附低苦艾几首歌及歌词:

《温柔的碾碎》
低苦艾 专辑 低苦艾

午时秋分
逆影行走
石卵中的的砌墓人
睡着 坐着 唱着

身体里每次微弱的颤动
都成为青春的把柄
恐惧着,缠绕着

人们睡在海上
秘密的脊梁一眼就看穿
混乱的,纯洁的

财主的古树下
许多孩子蒙着脸
期盼着 喜悦着

沉重的花环
戴给不说话的孩子
像石头和兽类
我们伸手
拉不住他

我们就怀抱卑微
偶然变成风
散乱在花园里
默默 变形

如墙般的依靠
暗中的归处
叹息和泪
拥抱哀伤

逝去的步履犹如舞蹈
带着邪恶
狂乱着 逃窜着

狂欢的厚墙上
倒影着绅士
和烂酒鬼之影
好吧 好吧 好吧
我们就怀抱卑微
偶尔变成风
散乱在花园里
默默 变形

《挽歌》
                              挽歌——低苦艾乐队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FCklvq2ttDE/                          

幸福,不知所措
坐在门后梳理
一根童年忧伤的尾巴
为哀掉或者陪葬

我感到冷
少年泪流满面
就在夜转身的拐角
上升着忧郁的风

哭,把糖放进嘴里
或者和谁共偎一件衣裳
飞快的跑
去梧桐树下躲雨
那树是妈妈种的

风穿过骨头
打量我的左心房
这是夜半惊醒
摸一杆冰凉的笔
把妈妈画下
把我画在妈妈怀里

哭,把糖放进嘴里
或者和谁共偎一件衣裳
飞快的跑
去梧桐树下躲雨
那树是妈妈

《玄》
                              玄  低苦艾乐队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xdoxmP1MpV8/                          

乌鸦随候鸟一起飞来
落在城南的水井上
为夜行的公子
一路高歌
去南国闻名的神医家中
根治湿气
阁楼上哭泣的孩子
天空中破烂不堪的水
无知的溺水者
脖子上的佛
童年时摇起的风铃
一遍一遍一遍一遍
一个抽泣的声音
在古屋穹顶上游荡
为一些仰望的人
打制洁白的项链
挥舞打碎的手鼓
一遍一遍一遍一遍
为这个夜里
撵上姑娘的淫棍
朴实的灵魂啊
美男子
被剃头的刀
刺瞎了眼睛
湿润的微风
回荡在破损的午门
哭啊!哭啊!哭啊!
怎么  不哭啊!
一个抽泣的声音
在古屋的穹顶上游荡
为一些仰望的人
打制洁白的项链
挥舞打碎的手鼓
一遍一遍一遍一遍
美男子你
哭哭哭啊哭哭哭啊
怎么不哭啊

《张开冰冷的双臂跳跃》
                              低苦艾-张开冰冷的双臂跳跃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q2pcHmhK3c/                          
到底是什么伤害了你
紧抱着一个奇异的梦
拼命的奔跑,奔跑在迷失中低声抽泣
在霍营的石头里生长
在更脆弱的怀抱里悲伤
来时的老路
忽然就变成了你的疑问
一些美丽的分裂后
被光环牵引至深处
张开冰冷的双臂
轻轻跳过人的河
一些悲伤分裂后
变成一个人紧握着的拳头
张开冰冷的双臂
静静地跳跃
于是我们坠入一个奇妙的轮回之中
脸对脸 面对面
喘息是疑问
怀念 一张张脸的逝去
死忘和一个节日
那些遗失在梦里的疼痛
最终无人打捞
一些美丽的分裂后
被光环牵引至深处
张开冰冷的双臂
轻轻跳过人的河
一些悲伤分裂后
变成一个人紧握着的拳头
张开冰冷的双臂
静静的跳跃
《苦艾酒》
                              苦艾酒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l3YPdVrkhU/                          
红漆的旧鞋
挂在乌雅窝边
丝缎裹不紧愤世的男子汉
举天上的锤子
暴力潜入水
伏倒在岸边
收集一团火追一支
仪葬队
臆想狂把自己抓伤
手绢丢在后现代床下
虚拟一排冬白杨
对着树说出死的秘密梦在奔跑和呕吐
懦夫在皮肤的早晨中磨刀
有人彻夜欧打诗句
并且虚弱和流泪手持古兰经的王子
骑父亲的白马
丢掉这童稚的悲伤
来喝这苦艾酒吧白:生活的大火
烧毁那些锁碎的白头发梢
可如今,父亲
当你牵敏捷的白马
带我向西迁徙的时候
我将如何握紧你的双手
看看看看看
父亲
天国之光
我将以你的名义
将光烧毁
将走湿的鞋和
眼睛一并烧毁
和着灰烬
将这苦艾酒
一气饮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Thomassourl 发表于 2017-12-25 20: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一段时间刚好在光圈看过他们的演出,可能因为是甘肃乐队的原因吧,在西安的现场挺不错的,兰州兰州的时候还大合唱了,我觉得刘堃嚎的那几嗓子,就算以后不唱歌了去卖羊肉串也挺专业的哈哈,好吧折叠我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wyangliuan 发表于 2017-12-25 20: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主音吉他挺合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