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独立游戏 >
独立动画 >
独立音乐 >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B33-11-23 亲,我想说,假如你想要赚钱,请务必认真花5分钟看完 ...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B33-11-22 亲,我想说,假如你想要赚钱,请务必认真花5分钟看完 ...

苏州赞歌招聘啦,快来点进来看看

2D游戏动作师 5k~12k 岗位职责: 1. 根据项目要求,负责游戏项 ...

Unity3D自带功能:地形(Terrain)

Unity3D中的地形类似于Maya中使用置换贴图来变形高段数的多边形 ...

苏州赞歌急求3D手绘角色,3D动作,资深次时代,资深原画

我们是谁? 我们来自“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是苏州手绘3D ...

Adobe Photoshop CC2018 已停止工作

点击桌面PS图标-右击-打开文件位置(PhotoshopCC2018的安装目 ...

外媒:突然凉凉的《行尸走肉》开发商给同行的5个教训

9月底的时候,美国加州的剧情向游戏公司Telltale突然裁员90%以上 ...

任天堂回忆录:被时代遗忘的先驱者

在追踪任天堂和SEGA历史时,很容易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细节:第三代 ...

音乐游戏真的很小众么?

音乐游戏,一个核心人群少、排外感强、研发难度大、盈利能力低的 ...

从游戏中学设计(一):诱导充值,游戏中的惯用套路

游戏,是人类文明的最基本组成部分之一,已知的最古老的数字游戏 ...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作者: 萍。
查看: 717|回复: 19
搜索

more +最新主题Download

more +社区更新Forums

more +随机图赏Gallery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一个QQ改变你的一生
苏州赞歌招聘啦,快来点进来看看
Unity3D自带功能:地形(Terrain)

more +文章更新News

[娱乐圈] 如何评价朴树?

[复制链接]
 楼主| 萍。 发表于 2017-12-20 17: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学五年级才开始接触“流行音乐”,那时觉得每首歌都挺好听,但又不过那么回事。
直到六年级时(04年,朴树第二张专辑)在广播里第一次听到朴树的声音,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觉得他和别人都不一样,声音好干净。

后来又陆续听到许巍、李健、各种男声小清新……李健的声音少了点东西,许巍初听时觉得声音像朴树=。=(不要吐槽我)但细听之下太沧桑,总之没有人能代替朴树的声音在我心里的地位。

我不喜欢《妈妈,我恶心》中二少年的调调,买他《生如夏花》的磁带时我连白桦林都没听过,在《生如夏花》里也找不到最喜欢的歌,上高中后我才听全他的歌,甚至最喜欢的那一首我至今都叫不上来名字(这样也好意思说喜欢朴树么!)。

我不懂编曲,也听不出来什么是神作,但我的耳朵只认朴树。第一次听到radio 那首广告歌时我立刻就认出来了他的声音。因为他就是不一样。
我也喜欢看他不知所措站在台上抱着话筒一动不动的样子,甚至12年在北京的MMAX上他走了调我也还是喜欢,和大家一起边笑边流泪。他的歌里有太多旧日的感觉,我觉得在场很多人都是来找回忆的。所以即使身边很多人都在朴树刚开口时吐了槽,但歌一唱出口,大家都哭了。

所以我不喜欢用理智来评价他,哪怕有一天他开口十句有九句都走了调,别人问我“你最喜欢的歌手是谁”时,我还是会不假思索地报出他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萍。 发表于 2017-12-20 17: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年10月24号,在上海看了朴树“好好地”巡回演唱会。

距离我第一次听他的歌,已经十一年。

这十一年里,我改变了很多,回头看总是觉得尴尬。小时候喜欢的东西,当时觉得牛逼的不行的人和事,现在看起来都有点矫揉造作。

朴树是个例外。

我刚上初中那会儿,特别喜欢把孤独和忧伤这种情绪当做一种与众不同的标签,直到后来我发现同龄人里面我这样的傻逼一抓一大把,以至于之后我再听到这类词都会羞愧难当。

但我还是要在这里郑重其事的用这个词:朴树和他的歌,都有一种真诚的忧伤。

这份真诚有多打动人?沉寂这么多年之后,他说要回来,多少人热泪盈眶哪怕只为回忆这份情怀。


即使我也热泪盈眶,但我必须承认,朴树的新歌是没有太大惊喜的。《在木星》和《好好地》都是淡淡的,没有当时《生如夏花》的力量,没有《那些花儿》的细腻,也不像《妈妈我》那样反叛。

所以我说,朴树承载的这份情怀,这份也被某些人说成是矫情的情怀,弥补了他歌曲当中的各种不完美。

以《好好地》为例,第一遍听有些摸不着头脑,尤其是副歌部分不断重复的‘open now'.

在演唱会之前,这首新歌我听了不下十遍,但说实话,我并没有被打动。

但是在经历了全场合唱《那些花儿》、《生如夏花》、《平凡之路》后,在全场树迷报以眼泪和掌声之后,这首《好好地》来的是这么这么及时。

朴师傅站在台上,还是有点拘谨。可以看出来这场演唱会他是有点紧张的,几次说话都断断续续。在唱《好好地》之前,他认真地说:“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封闭自己,但即使是在我最封闭的时候,我也知道,我必须要放开。我希望你们也不要封闭自己,不要变成冷漠的人。”

他说话的神情真的像个孩子,眉头还是有点皱,眼睛很亮。所以我哭了,并且从这首歌开始就没停过,哭的我都瞧不起我自己。

所以我突然觉得“我爱这快乐,孩子般快乐,当我在阳光下” 是这么这么好听。
所以我突然感到“open now, open now"有这样一份阴霾过后拨云见日的洒脱。
所以我听到最后“好好地”三个字的时候, 仍然像我初中那会儿一样,傻逼地挥舞着手臂,恨不得把所有力气都使出来,喊上一句:”朴师傅,好好地。“


这歌我还能听八百遍。

g68u78r8H74WfA9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avidzen 发表于 2017-12-20 17: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听了一场演唱;
感觉朴树变了,变的成熟、沙哑、些许撕裂。
唱《生如夏花》《colorful days》已没有当年的感觉;
但是《妈妈,我》《傲慢的上校》却唱出了发酵的味道。
我不是歌迷,这两首歌我之前没有听过;
但回去搜到时,我不敢想象这是十多年前的歌;
毫无老土感、过时感;
可能只有真诚是永不过时的。

朴树其人,确实如前人答案中一样干净;
干净而朴素到让人心生一种保护欲。
昨天他上台,说昨天演唱会累了,我想 我想 我想 我想 我想;
我想让你们和我一起唱。
他一连说了好多个我想,特别羞涩;
我又不敢想象这是一个风靡中国的艺人了。

然后我们大声的唱着,他居然泯了泯泪,大概花了一秒,不仔细根本注意不到。
我就在想,之前那些明星在台上落泪;
连着翻眼睛,搞特写,是不是真的。
真的感动,不作秀的流泪,可能只想这样一秒钟,快速的冺掉吧。

最后
我们一直安可,他特别不好意思的在上面;
每次都说是最后一首了,但是还是会被我们说的很害羞的继续来。
最后他说,唱首新歌吧;
主办方请不要发到网上去,和别人签了合约的。
我瞪大了眼睛,天啊不要玩命啊;
最后连一直扯着嗓子的大叔们都不好意思再喊安可。

十多年后,看到这样一个朴树;
依然没有被舞台磨去了真情,没有成为一件涂满市场定义的艺术品;
音乐能像人一样,琢磨出新的味道;
我发觉出一种春天般的美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ylifk 发表于 2017-12-20 17: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隔十四年,朴树又出了新专辑。

一向迟钝的我知道这个消息是在五月底,刷微博时跳出来一个链接,是新专《猎户星座》里的一首歌。于是一边听,一边刷朴树的微博。

在微博里,他一字一句记录了专辑的筹备过程,句句透着焦虑和不自信:“有本书这样描述煤的形成。有些树木凋落了,被埋在地下,漫长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经受着强烈的外力挤压,最终变成了煤。而另一些树,被埋在更深的地方,经历了更漫长的时间和更剧烈的挤压。他们变成了钻石。我没以为我是钻石,或是什么大天才临世。我还没那么狂妄。我的心智基本成熟。我相信这唱片是一粒煤。我为此而荣幸。”

你不必自责,只要有歌,对我们来说都是馈赠。  

在“只听新人笑,哪闻旧人哭”的娱乐圈里,颜值高后台硬的新人一波一波地涌入,来势堪比中秋时节的钱塘江大潮。即使是在娱乐圈已经站稳了脚跟的一线明星,但凡有点新动作也免不了花钱找公关、买热搜,非要整出点新闻来博眼球,哪怕是丑闻也比没有讨论度要好。以公众的健忘程度,没有热度第二天就忘了你是谁。

但是朴树不必。他整整沉寂了十四年,只是简单地录了一个访谈,就已经霸占话题榜好几天。

在那档刷爆朋友圈的访谈里,当被问到“你是否相信这个物质的世界”时,朴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不相信”。这话要是从一个年少成名,见惯名利圈拜高踩低,人情冷暖的人嘴里说出我一点都不奇怪。但朴树一路都是被宠着过来的。

朴树生在南京,父母都是北大教授,是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21岁那年毅然放弃学业专职做音乐。老天实在眷顾他,天赋、努力、运气都不差,发行的第一张专辑就收获了大众的认可。刚成名的那几年,朴树高频次地在大众面前露脸,和周迅那段秘而不宣的爱情成了娱乐圈里金童玉女的最佳范本。

故事要是发生在一般人身上,接下来的情节不难推测。无非就是趁热打铁推出一张又一张专辑,和圈内女明星传几段绯闻,客串几部电影,上快男超女当当评委。到现在,没准也会出现在各档真人秀节目里。但朴树在2003年发布了第二张专辑决定沉寂,一走就是十四年。仅有的为电影写主题曲的那几次,他依旧低调地躲在歌的背后。

同样是在乐坛挣够了地位和声名的窦唯,隐退后被拍到身材发福挤地铁,在沙县吃面条,大众的第一反应是冷嘲热讽,“穷困潦倒、不修边幅、邋里邋遢”。当朴树被拍到仍用着诺基亚,骑着电动车的时候,粉丝格外宽容——“你没有钱,但你有诗和远方”。

在媒体和公众对朴树的评价中,我最常看到的一个词是“少年”,是“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说实在的,我不太喜欢人们用“少年”这个词来凸显一个人的真诚和质朴,好像剥去少年的外壳,他的真诚和质朴就会打折扣。

1973年出生的朴树已经44岁了,他的额头长了白发,笑起来眼角也有了皱纹,在年龄上,他已经步入中年了。他说:“不是我过于少年,而是这个国家的年轻人过早地老掉了。”十四年前他唱轻快的歌:“18岁是天堂,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十四年后他唱“此生多寒凉,此生越重阳…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望”,言语间分明是把世间沧桑都走遍了的中年模样。

我们说一个人质朴,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可能是“人之初性本善”的天性使然。现在的朴树会在综艺节目上说“我最近真的蛮缺钱的”、“买下这个房子是我唯一一个幻想”,他经历了一些人情冷暖、体味了世态炎凉,可他依然会为了一张专辑打磨好几年,会因为在演唱会上唱错一句歌词哽咽,再重新来过,他的眼神依旧闪闪发亮。

类似少年派在海上对着那条被他吃掉的鱼一直道歉那样,经历了生活的捶打依旧坚持的教养和品质是人性的自由选择,这个时候的质朴本真更难能可贵。

朴树的歌迷叫他“师傅”,你很难想象在21世纪,有粉丝会用一个类似出租车司机的名称称呼他们的偶像。朴树很少接受采访,住在顺义的房子里,几乎不出家门,和朋友用邮箱沟通。他离人群很远,可是他的歌迷叫他朴师傅,他没有离开过大众,他的心是开放的。

高晓松在《鱼羊野史》里提到一件事,有一次他们从天津演出回来,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夕阳很美。朴树说“停车,放我下来看夕阳”,高晓松说那我们走了你怎么办,朴树说“那不管,以后再说,你先让我看夕阳”。于是他真的下车坐在高速路上弹琴看夕阳了。

朴树的歌里,我最喜欢的是《New  boy》,“你的老怀表还在转吗,你的旧皮鞋还能穿吗,这儿有一支未来牌香烟,你不想尝尝吗,明天一早,我猜阳光会好,我要把自己打扫,把破旧的全部卖掉。” 我相信,这首歌里的世界才是朴树心里的那个世界。

他冲世界骂过脏话竖过中指,他说自己来自另一个星球,他感叹“人如鸿毛,命若野草,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可是他的心是温暖的。是的,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你且去弹琴看夕阳。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九艺网 发表于 2017-12-20 17: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朴树发新歌了,还有多少人,我们愿意这样等?                              朴树《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官方版 - MV精选 - 腾讯视频                https://v.qq.com/x/cover/wkfi7sdq44mto0i/f00224u14zw.html                          
Mg6266IH4480igk8.jpg


朴树最新单曲《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达尼亚)》海报
Photo by Lens/Faman
Design by Lens/Daihao
Phot
w9hM2xHPpHPtxzPt.jpg


这时总是会想起他写过的那句歌词:“今日归来不晚,天真作少年。”

为什么那么喜欢朴树?大概就因为他代表了很多人身上某块不想被磨灭的东西吧:少年、理想主义、被这个世界缴械,又想天真地负隅抵抗。

十几天前,朴树过了43岁生日,但在大家的印象里,他还是那个带着少年心气的音乐人。


smY7YJ9G1GjjHt68.jpg



朴树有一个微博账号(@如是我闻_一时),关注人为0,公开显示的发布条目为8。


前几天发了这条新歌预告:
WoOh44C46IN3cVCn.jpg



再往前就是去年10月的那篇被刷屏的短文了:“从一开始,就厌恶这个行业,并以之为耻。电视上的明星们令人作呕,我毫不怀疑我会与他们不同……”

reZ959z599oU7e85.jpg



难得的一条互动是说:


ZD3RCAl7AnCn6R7J.jpg



“建哥”是指他的经纪人小建。就在朴树预告新歌上线前几天,小建还在自己微博上忐忑着呢:


cwHHKhER5sdDddhA.jpg



答案是:这次是录到昨天早晨六点,发到美国做master,昨天晚上交的歌,然后检查出字幕有个错字,又折腾到半夜。

出道快20年,出了2张专辑,计划出的第3张专辑一直“难产”……于是每次他出单曲,都成了奔走相告的事儿。
XUinvyYJppItoCVt.jpg


摄影:高原


在喜欢他的人看来,他单纯得像一个孩子。


比如他的沉默寡言和各种“拧巴”,抗拒商演,对金钱没有概念,从小到大不用钱包……

比如父母都是北大教授,家里却出了个退学青年,每一个叛逆过的孩子都不难想象那种感觉。比如他对两条狗“小象”和“大海”的爱……

天冷的时候,他会带着大海去跑步。之前有人想跟拍他的生活,他拒绝了,”我生活每天都一样,特无聊。后来我答应给他,我不是每天跑步吗,我说你明天专门来拍我跑步,因为那地,我不想别人拍完,放回我,那地都没了……那条路已经有人认识(我)了,反正我也跑不了两天了。”在和Lens聊天时,他说。

ST24fDJUSJbj4T2N.jpg


摄影:毛翔宇



“你可曾听见,我在演奏着沸腾的生命”

《妈妈,我…》

他们是些有轨电车
终日往返工厂和住房
他们关心粮食关心电视
他们无所事事
看到他们我感到很难过

K8qgiGxZ4PpRg9vi.jpg



初中还没毕业,朴树就对父母说:“音乐比我的生命还重要。”他后来把父亲给他的游戏机偷偷卖掉,报了一个吉他班……

他在歌中写道:“我是金子,我要发光的。”


他走的路,和父母想象的不同,他一直想要让他们看到:自己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Id8H8KOZZDxV88xT.jpg


《那些花儿》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那些花儿》收录在朴树首张专辑《我去2000》里,发行于1999年。


1996年找到宋柯和高晓松时,朴树还是个长发遮脸的颓废少年,他本来只是想卖歌,拿出吉他弹唱后,他们问他,“你为什么不自己唱?”
g84LHUqZ77oURght.jpg


《生如夏花》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2003年,他推出了《生如夏花》。这张专辑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横扫了国内各大奖项,各种商演和采访向他发出邀约,但是那是他对经纪人最常说这句话是:“那天不行,那天我可能会生病,去不了!”


“生活里有很多特别不愉快的东西,跟小时候那种不愉快是不一样的。” 他的焦虑很快就表现出来,当他意识到,走红是件很“可怕”的事。

他的身心备受折磨,并选择了逃离:他往云南、西藏跑,不想再写歌,吉他也搁置起来。
p4C4He1cUcmu4Pp1.jpg



“那时候就觉得天都塌了。音乐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这跟谋生没有关系,直到2009年之后,我才觉得那些东西慢慢回来了。”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后来他在歌里写:“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们是不是非要那么急迫不可?”
fc46bRlLj65BCkKp.jpg



朴树一直和某些快节奏的东西保持距离:不用智能手机,一直用着那台停产了的诺基亚。有微信,加的联系人寥寥无几。没有玩朋友圈,说“暂时不想吸收那么多信息”。


2015年,他带着歌曲《在木星》、《平凡之路》、《好好地》出现。


他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是:这十二年,你去干嘛了?

“一边赚钱一边沮丧,觉得不是自己想做的,在走下坡路。”这是常规的回答。
Je54A5SNLv11488V.jpg


《在木星》
纵然归程须万载

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天真作少年

发布了《在木星》这首歌,有人觉得朴树变了,不再是那个和世界保持距离的少年。


如同当初有人责备,怎么能让朴树笑呢?那是2007年,人们在一档综艺节目上看到扮成海盗的朴树。那时大家看到的是他格格不入配合的肢体和笑脸,却看不到他隐痛的挣扎:他想要改变,却力不从心。

但如果你去看了他2015年的演唱会,你可能又会困惑:似乎他也没变那么多。

照样忘词,照样诚恳。42岁的朴树站在舞台上,戴着窄礼帽,不多寒暄,用一首又一首的歌来与歌迷对话。演唱会里,他有过唱错重来,也有过短暂的空白,“我突然发现我今年变成了一个很酷的人。原来只是看上去比较酷。”他说完大家都笑了。

zlZH49LK4ZsSzJSt.jpg



做唱片,写歌就是有话要说,然而那段时间他无话可说。他形容是”老天爷收走了赋予我的所有的才华和热情。”为了等到这个热情,他花费了十二年。


“每次精疲力尽时,我都会怀疑我所做的一切。它们有什么意义。它们值不值得。我为什么不做些让自己轻松的事,我该不该为我的未来做些打算。而对付这种时刻,我的经验是,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错觉,然后静静等待坏情绪过去,等待自己复原。
J5d9F3tD1eJ7D853.jpg



“是老天爷让我等了12年才等到可以做唱片的状态。它真不短,它很残酷。”他在文章《十二年》中写道:“我们是不是非要那么急迫不可?”


他很喜欢李叔同的《送别》,他说过如果是他写的,哪怕写一首,死了也甘愿。他愿意在生命中等这么一首歌。

就像他喜欢的导演侯孝贤,为了一个镜头,去等一场风,一片云。他也说自己喜欢这么一句话:命运有自己的时间表。


从孩子变成男人,“其实我不想做一个封闭的人”
iDoXZTTttTkGktVH.jpg


《好好地》

你那放不开的人生

你白白浪费这一生
嘿 你到底害怕的是什么

他说自己从36岁开始那一年,真的就变成另一个人了,“而且我现在远看着这个人变得越来越成熟。”

“我不会再是当年那种很任性的人。”朴树的安全感是音乐给予的,现在他也会想把安全感带给其他人。他说,我不能再耍孩子气,再任性,我有这些责任。


拿出家底为乐队成员治病,恋爱结婚,面包只吃全麦无糖的,一次只买一袋,晚上十点多睡觉,没事就遛狗……从一个孩子变成一个男人,或许就是不断去走一些路,去尝试。

hkGl2N5gnMJ25h22.jpg



走过那段自闭的时期,他没想再封闭自己。不沉浸,不自恋,接纳这个世界真实的好与坏,和真实的爱。


他说,“无论这个世界多么黑暗,我们都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做一个好人。”

AzlK0lH7Wv7Qk1l4.jpg



看过他演出的一个歌迷在微博上写道:“那个我一直喜欢的曾长发飘飘、笑容腼腆的大男孩儿,也终是成了笑纹明显、略显苍老的文艺大叔。”


长大和变老,对于朴树来说,或许已经不再是那么可怕的事。“从十几年前就有担心老,觉得特别低落,特别害怕以后的事情,害怕那些未知的事情……确实是这样的,变化确实发生了,再不觉得年纪是一个问题,反而我觉得越来越自由。

yj3MjLPfzb3Vy34Y.jpg



1999年,朴树刚刚推开音乐世界的某扇大门,他写过一篇文章,叫《与命运无关 并感谢生活》。


“感谢生活,虽然它如此不完美,但它真的让我成熟起来,面对它们,我终于会变得坚定并试着微笑。”

“真的感谢造物赐给我表达的天赋和权力,感谢你赐给我远方、灯火、草和姐姐。”

”满天的星斗,让我在这欲望丛生的城市里,找到路,它与生命无关,它通往我的秘密花园,在那里生活着我朝思暮想的朋友和我体内的小精灵。 ”

v6h9UHVhsHuhGVVW.jpg



在最近和Lens的聊天中,他说:
“我岁数越来越大, 听的音乐越来越多,我就慢慢觉得那种悲伤的东西,不起作用了,不再那么打动我了……但是这个过程非常非常长”;

“Coldplay那个MV,我当场就哭了,就一个乌龟在地铁里面飞。它并不是花里胡哨的东西,外国人牛逼就是他们的情感不是来自于压抑,是他们特开放,那东西特感动我”。

“中国,……还有想法的那些年轻人,他们产生情感的基础还是来自压抑的,自我的压抑,那种封闭的,自己给自己设套的,我想打破那个东西……”
auUYPn7YP33y33iK.jpg



朴树现在笑的时刻,比以前多了。
归来晚矣,也可天真作少年。

文字编辑:舒猫
所有带“Lens杂志”水印的照片, 摄影:小建 独家提供。

▼更多人文生活美学内容和原创视频
请订阅公号“Lens杂志”(ID:Lensmagazin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Thomassourl 发表于 2017-12-20 18: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Gs1q8jPhoOE8Qn80.jpg


Shmovv8PPdQfQV8L.jpg


nk9C758FeexDCR54.jpg



该怎么写下去
从1998年到2013年,他只不过26首歌曲,撑起一场演唱会都会困难,然后在当时大红大紫的时候消失大众视野好多年,基本拒绝所有媒体,他没有绯闻,他忌惮和陌生人打交道。可是直到现在,依然所有人都爱他,年轻时我觉得这家伙酷毙了,帅呆了,我要是女人我就要嫁给这样的男人。而现在也觉得羡慕吴晓敏。
初中的时候,磁带里一直是朴树,那时候喜欢朴树的第一个理由是看到一个八卦消息,在某个颁奖晚会,韩红问朴树,你为什么留长发,朴树说:“我只是不想看这个世界”。
年轻时自己何尝不是另一种如此,独来独往,看不惯所有书呆子,觉得所有人都很蠢。看到喜欢的姑娘,会买阿尔卑斯的棒棒糖塞到她书桌里。喜欢自己的姑娘,却故作姿态看也不看一眼。
昨天晚上矫情的想起那些姑娘现在在哪儿了,她们是不是也会来听朴树。如果看到我,会不会在买一罐可乐,拿给我。然后牵着她们的男朋友,对我笑。或者她会不会还认为我会把她们的男朋友肆意妄为的揍一顿。
我想她们不会了。是的,不会了,一切都像没发生过。
一晃又一年要到来了,东拼西赶,很多人还是老样子。朴树有很多人喜欢他,爱我们的人不及朴树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可年轻时好像也不需要爱,因为还可以换下一个,年轻时还以为可以云淡风轻的吃掉整个梦想,整片天空,现在恐怕连隔壁的老张在也不会讲,别吹牛逼,之前我他妈也和你一样狂。
语无伦次,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好像什么都记得,年轻时喜欢的姑娘,对待世界的人情冷暖,喜欢我的丫头们都逐渐在朴树的歌里穿梭而过。她们不会想到,那个肆意妄为,心高气傲的少年现在也觉得难过起来。
呐,不要不开心,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我给你煮碗面吃吧。

《2013,10,26 。朴树《那些花儿》+《我爱你再见》
                              20131026 朴树《那些花儿》 《我爱你再见》-“树与花”系列音乐现场@工体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2FCici4WBo/?bid=03&pid=2&resourceId=97394352_03_05_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wyangliuan 发表于 2017-12-20 18: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朴树上热门,都让人觉得伤感。
这次,在《大事发声》的录制现场,他把自己唱哭了。
EP2m2CT94stfL4Fj.jpg


往期的嘉宾在开头都有采访片段作引入,而朴树这一期,只有一句话:
“因为是朴树,所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整期节目大概一个半小时,朴树没怎么休息。《送别》被放在最后,唱之前他说,“有的时候觉得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但在音乐里面的时候,即使唱最悲伤的歌也是享受。”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
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这悲伤的歌,已被传唱一个多世纪。1897年,为躲避政局纷乱,李叔同从天津迁居上海,同许幻园、张小楼等人结为“天涯五友”。
后因时局动荡,好友许幻园家道中落,李叔同百感交集。1915年,他作出《送别》赠与挚友。
到了1927年,“五友”只剩四人相聚在上海,蔡小香已去世,许幻园依旧落魄,袁希濂的从政之路中断,而这时,李叔同出家已有九年。
原先的风华正茂,终究在岁月中成了“知交半零落”。
朴树爱极了这首歌。他甚至说过,“一个人一生能写出这样的词,真可以死而无憾。
太多人会唱《送别》,也有太多人尝试改编。偏偏,朴树唱它时落的泪,让人感同身受。
可能在很多人心中,“朴树”这两个字,只是听到就觉得懂且心疼。
QU42iJ499Bg0WB0C.jpg



“我不够强大”
朴树不装坚强,活得好像一直连滚带爬。
但他不是没得意过。虽然一直看不起“搞音乐的那帮人”,1996年,他还是对高晓松说,“我想卖歌”。
1999年,专辑一面世,他就成了一道闪电,带着理想主义的色彩,劈开整代人青春的天花板。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网易云音乐的《那些花儿》下面有评论说:
@Pmlwhmw:朴树火的那几年我还不懂他的歌,现在百听不厌。其实听歌看书都相通,你有了故事,才能听懂他要讲的故事。
不过那时的朴树可能也没想到过,事与愿违带来的阵痛,是那么强烈。
在最热血的年纪,他的作品给无数年轻人带来温暖与力量,却也让他自己陷入灰暗。
UgKykHgca7RmlNnN.jpg


他说,“从一进这个行业,尤其是2003年那段时间,我就被灌输了‘挣钱要赶紧’的观念。”
一年跑了50多场巡演,没有写歌,出不了专辑。他混夜店,到处玩,却患上抑郁症。
高晓松说,朴树的创作靠的不是底蕴,而是燃烧自己。初出茅庐就烧得太快,突如其来的名利,让他看不清自己。
所以从2003年到2009年,他消失了。中间好几年不听歌,见到搞音乐的人就躲,觉得好像对音乐无能为力。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bjT8LITLZi85pprw.jpg


让她失望的那个朴树,也是朴树本人厌恶的。
消沉很久之后,2009年的某一天,他在家里重新拿起吉他,才发现音乐带来的快乐,还是那么不可替代。
他只是想做纯粹的音乐而已。
那个“没有赚钱养活自己的概念”、又被生存法则牵着鼻子走的少年,终于明白,什么都比不上得到快乐更有意义。而为了体悟这种感觉,他折磨了自己六年。
几个月前,鲁豫采访朴树。她说,他之所以受那么多人喜欢,除了歌好听,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有种特别可贵的东西——脆弱,这是天生的,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不信任语言”
朴树是出了名的难采访。面对生活时常脆弱,可一碰上音乐,他就成了战士。
那些听着《生如夏花》的人走进社会了,才等到朴树的新专辑。主持人沈星问朴树,这次是回归还是重新出发。
他想了半天,和以前一样,总是不能给出答案。
GG2SNs56U8l558zn.jpg


我不太信任语言这个事儿,当你越深入地想去沟通的时候,你就越发现语言是一个充满歧义的东西。话从想到,到说出来,就不是一回事儿了。”
朴树已经44岁,他的敏感却有增无减。屏幕里的这个人,声音没变,比年轻时更加清瘦,眼神也更澄澈。
明明能看出,他的纠结是一种痛苦,但这份痛苦却显得耀眼。
你知道自己过去仰慕的那个人,没有变,还是在浪漫地纠结
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他一说起歌词就头疼:“我特别不愿意写歌词,真不想写原来那样的歌词。我没有必要非把歌词写得一定有多好,我就想把我自己真正想说的东西放进去就好了。
不过最让我烦的是,我还得把这些字挨个填进去。因为汉语太不适合唱歌了,太颗粒了,每个音都咬得那么死。”
sZlWw1A510e0a1zm.jpg


高晓松在自己的节目中谈起过,很多年以前,朴树和周迅相恋。
俩人有天半夜给他打电话,说出来喝杯酒。弄得高晓松一头雾水:这是出了什么事?
到了饭店,朴树和周迅说,“我俩打开空空的冰箱,想到,孤独应该是什么形状?”
“答案是三角形的。”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形状。事后高晓松说,他俩都是燃烧自己的艺术家。凑在一起,太灿烂了。
谈到孤独,宫崎骏说,它就像天空中漂浮的城市,仿佛是一个秘密,却无从述说;周国平说,从茫茫宇宙的角度看,我们每一个人的确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儿。
都道出了虚无,却也少了一丝真实和肯定。
孤独,对于朴树,也对于平凡的每个人来说,都是必需品。
他好像有种超能力,能看到潜藏在人心底又说不出的话,再用歌曲表达: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从头讲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
就像@作麦评论说的:世界不是那个世界,朴树还是那个朴树。
他一丝不苟地浪漫着,写出的,是人人都没敢说出口的话。

“没有什么是重要的”
访谈节目中,朴树面对一个个问题,说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可他却在用行动证明,这话还有后半句。
《大咖一日行》中的他自我检讨,自家狗狗小的时候,没有教它什么是自信,它才总会和小区里别的狗打架。所以朴树一看见大象(一条金毛的名字),就说自己爱他;
iNi1y6AnJYww5RrR.jpg


虽然已经是个身经百战的歌手了,面对作品,还是会有一万个小心,录音要听几千遍,发片拖延到最后一秒;
J6Oo276A27Yb9h97.jpg


S1B8t01tetUTEgz0.jpg


不怕老去,也不想让心中的少年被现实打倒。
rPnOtzrxfXzPXjRJ.jpg


永不再有的青春啊
从未兑现的誓言啊
都曾像屁一样地飘扬
EZA1v19OJz0V0Xxg.jpg


“没有什么是重要的”,隐去的后半句是,“除了爱、音乐、和一颗永远年轻的心”。
朴树说,“不是我过于少年,而是我觉得这个国家的人提前就老掉了。”
所以你爱他,因为他和你一样,都在煎熬。不同的是,也许大多数人只是为生活所迫,而他,在带着这些人也曾有的梦想,坚持脆弱、浪漫,却又真实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萍。 发表于 2017-12-20 18: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CG4MwsFWW1gjs9Wo.jpg



D37ZDB2NdRyd3dD5.jpg



Lru22Pnr244D22y8.jpg



pTHHGlZCGdh00guC.jpg



6.10 长沙草莓音乐节
朴树八点半出场至九点半。
我从远方赶来 赴你一面之约。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为了来看朴树的
从八点多开始 大屏幕上打出 next  朴树 字样
整个人群就开始沸腾了 前面完全是人挤人人挤人 地上全是泥巴 昨天下了几场雨

作为一个90后 最开始是小时候听我爸放他的《生如夏花》觉得这歌不错啊感觉跟别人的不一样 那会儿啥也不懂 反正就是觉得不一样
后来看的书多了 听的歌也多了 人也长大了 再去看朴树那几首歌
随便哪首的歌词都惊艳
最爱他的除了最广为人知的《生如夏花》《那些花儿》
便是《且听风吟》
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咿呀咿呀

那种骨子里的忧郁 安详 静谧
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也没有人能装出来的
朴树红的时候 我还只是个小学生
我想他现在应该老了 变大叔了吧
八点半多几分钟
朴树终于出场了
穿个深褐色中袖 戴个圆帽子 从大屏幕上依稀可见他满面沧桑 唱到激动处眼角不免有皱纹浮现
第一首歌是《colorful days 》
朴树弹起吉他的那一刻 我就觉得 从没见过有人能把吉他弹得这么帅 这么有激情 贼他妈过瘾!
后来有一首歌他好像是忘词了哈哈哈 莫名戳中笑点 起码证明没有假唱
最大的感触就是 朴树还是一如十多年前的纯真 他每唱完一首歌 对着话筒 貌似有点尴尬 下面喊
朴树我爱你
朴树也说 我也爱你们
他还跟我们聊了他养的狗的事情
他的一条狗身体不舒服 还没康复
跟我们说起话就像平常邻里之间唠嗑呢
一股子那种浪漫诗人的率性 很随和 一点架子也没有 也没有那种故作姿态的笑脸相迎
大约九点 听到下一首是《生如夏花》
顿时炸了 等了好久
几乎人人都在跟着唱
《平凡之路》更甚
后来一首《那些花儿》
朴树取下吉他 走上台前 闭着眼睛 很是认真的听我们唱完。
一直唱到九点半 每唱完一首 他就停下来跟我们唠嗑 很是随意的唠几句
我们一直在喊 再来一首 再来一首 再来一首
他大概是听到了
又唱了一首
最后他很诚恳的跟大家说 公安同志说了 只能唱一首了
本来这个时候已经多了十几分钟了
那最后一首歌 大屏幕上都没歌词出来
可见确实是预算之外的。
他昨天唱的歌 除了几首成名曲 没有再唱他那些极尽忧伤惨淡的歌
没有《白桦林》 没有《傲慢的上校》
也没有《在木星》 一首《那些花儿》还是我们一起唱了绝大部分
不过
能够来见他一面 听他一首《生如夏花》
真是一大乐事 只有在现场 你才能感受到
朴树身上的那颗依旧纯真绚烂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wyangliuan 发表于 2017-12-20 18: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朴师傅最喜爱的书:1980年版小学语文第一册

PCPcB08C98ESptcS.jpg






朴师傅也是很幽默风趣的人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83261986 发表于 2017-12-20 18: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歌手挺好的。但作为唱片工业的艺人,不太合格。性格原因吧。挣扎在商业和自我中。作品太少。虽然经典很棒,但总觉得朴树应该更好更出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